2008年9月19日 星期五

心臟強度

最近,心臟強度頻頻被測試著


作了半年多的老個案,從復原的高空重重地摔下來,在婚姻的泥沼滿身狼狽


帶了好一陣子的團體,bipolar的病人持續地挑戰著:
心理師,上你的課心情都會很差耶,以後我可不可以都請假...


主持數次的門診團體,一位成員突然陷入情緒低潮,帶著一整隻手臂的傷走進來
滿臉的無奈和敵意,嚇壞了在場其他的人


前進的腳步,愈走愈慢,
直到今天,稍微停了下來,回顧,
看著鏡子裡自己的臉,有一條條細小但實際存在著的刮痕

有一些東西,慢慢地流失了
硬要具體的說,或許可以說是"正向思考"之類的東西

半年前的我,眼裡盡是希望,應該經常閃著光芒
彷彿看不到限制,檔在視線前面的水泥高牆
什麼都有可能,每個人都很棒


如今收斂起了笑容,數算著沉甸甸的石磚,正在向上堆疊
超過了一定的高度
"那我們今天就先到這裡了,有需要的話可以再打電話過來唷!"参著笑容,心境卻是灰的
有時在累什麼,自己都不清楚


仔細探探另外一頭,有沒有一點什麼新的東西進來
穩健,理性,淡漠....原來是真實的自我顯現
結果是焦慮變得很少(正向是焦慮的彩妝嗎?)
與周圍的人事物,有了實在的連結


低頭一看,驚訝地發現踩在腳底下的竟是空霧一片
承認了自己對於努力的結果其實還是很在意的
然後,從頭開始

2 則留言:

鮮得 提到...

有時走到低谷正代表著你剛剛翻越一整座山。
加油!

Chu-ching 提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