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2日 星期五

空間(二)

後來終於聯絡上他
兩個月不見了,有點像老朋友的感覺
說老朋友,是因為眼神交會的瞬間,顯然變多的情感流動


好幾次,出現在他臉上的,不再是淺淺無力地微笑,真的是開心地咧嘴地笑
讓我更加好奇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之前被朋友找出去,我第一次問到底在他們眼中我是怎樣的人...."

看來他的治療雖然暫時中止,自我探索的旅程仍在繼續

"他們說我超理智,說我其實....不相信他們"

停了一下

"然後我開始展現自己的陰暗面,也考驗他們的底限..." ,他賊賊地笑著


原來,他的信任是這樣來的
但還是不禁捏了把冷汗,暗自慶幸他那幾個相挺到底的朋友
"我發現自己被擴充了,比較放鬆了..." 他又笑了
我也笑了


展現幽默感,學會求助,和適度的自私
近似兒童特質的行為....這小大人慢慢地回歸了


抑制不住好奇心:那你後來為什麼沒有再來呢?
他說他覺得自己好像比較好了,反正有這麼多受苦的人,那就把機會讓給別人好了
"那...心理師失約你都不會不高興嗎?"
"我想你應該是被別人纏住了吧~~"



ㄜ....(傻眼)

透過合理化他人的行為,逃避自己的憤怒
但是負面情緒不會消失,因為我還是感受到,自己被放棄了

"我不重要,別人比較重要,我消失好了..."

這就是憤怒內射的結果
也可能是胃病的原因

不能接受憤怒情緒,因為那代表不夠好的自己
竭盡所能隱藏,卻因為從未呈現完整自我
無法體驗接納,學習信任
變成憔悴的單向照顧者
遺忘自己,一邊對他人,對世界,也逐漸地失望...

以上,都是我心裡的OS
我只說看不見他的生氣喔
從他的表情,我知道他知道

他真的需要空間,需要自己去找自己
而不是別人告訴他,你長得什麼樣子


我們很從容地say goodbye
因為,當一個人真心想要了解自己
他的生活圈子,就是治療室
他的周圍,也就充滿了心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