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0日 星期三

消沉

最近真的是有一種用力過猛,滑倒撲空的感覺


林志炫建議星光歌手們 表達 > 表現
我也常常在搜索發自內心的溫度和感動,在其間遺忘了恐懼
很滿足 但是也懷疑
這些感動是不是來自我個人天真的拯救幻想和所謂知識分子架構
就好像石世明說他照顧的癌末病人,什麼也沒想,只想喝一口橘子汽水?
就好像我以為電影裡頭步入柔和的夕陽餘暉的病人,再一次出現在轉介的名單上?


這種差距,就好像電影倚靠剪接調焦和音樂羅織成的美麗圖像
在現實生活中被展開,拉長到一種單調冗長沉悶的地步


愈加意識到這一點,就愈踟躕猶豫
更真實地感覺自己內心乾涸,給不出什麼實在的東西了
只能硬擠出類似規範或教條的東西出來維繫關係


一邊把病人不知何時刻在公佈欄上大大的"幹"字遮起來
一邊想人,要怎麼可以有很多愛呢
發現,原來自己所謂的愛,仍然是那麼地要求條件
仍然是需要掌聲,贊同,在期待內,在美妙的故事框架內,以一種近乎唯美的姿態告終


治療室和團體室會讓我們以為自己是主角
其實在每一個真實的人生中,我們只是跑龍套 串場的
只是在每一條很不容易的辛苦道路上 願意聽他說點話的路人甲


愛是什麼?
它不是榮耀的冠冕上,閃閃發亮的鑽石
比較像是在驚濤駭浪中翻滾走調,但是沒有窮盡的樂音



卸下了自我的盔甲,可以真正看到愛在量表上的刻度,我還有多少可以前進的距離

3 則留言:

Sun 提到...

你讓我想起昨天去精神專科醫院面試
是個鳥語花香 薪水高 自由度大 工作量少
的環境
聽起來很像天堂吧
然而撇除我到那裡上班要一個半鐘頭的問題不談
我看著擁擠的如同牢房般的病房 空氣中飄悶熱和混和的體味 病人有的臥倒在地 可能有2/3以上的病人連交談都困難
我開始懷疑起我能給多少愛
質疑起自己原本以為可以無條件奉獻的想法..
老實說 對此我有些羞愧

Chu-ching 提到...

good start!

鮮得 提到...

好喜歡這一篇 還需要時間 去沈澱我的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