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7日 星期四

空間

"只有在溫暖,安全的感覺裡面,個案才能夠自在的表達"
這是我在討論團體時得到的結論
結果,做個別治療時,自己卻忘記了


之前遇到一個非常非常壓抑的大孩子


談吐優雅,有禮,說話字斟句酌,舉止得體
可是,好像都沒什麼情緒
必須很仔細才能感覺出來,因為表達都很隱微--
小小地遲到,沉默,失去目光對視.....
平靜的外表,內在是卻波濤洶湧

重點是,他自己甚至沒有察覺,一整個否認
最多說"也許吧!"
他真的搞不太清楚自己的負面情緒為何? 哪裡來?
直說自己的胃痛了十幾年


這樣的他,表面上非常非常客氣,其實很難建立信任關係


只是,我憑直覺往前衝的習慣一來,就又忍不住跑得太快
作完形,作身體冥想,找內在小孩...
他的情況起起伏伏,有時完全沒有感覺,有時煩躁,抗拒
有時,又好像發現了什麼
我在等待他的起色,一等到,就趁勝追擊

"雖然進展緩慢,但我覺得好像比較信任你了"最後一次他說


後來他就消失了



打了電話,留了言,email....


忙起來就忘記了,直到有一天想起來,他還沒有回電
我心裡有個好大的問號???


仔細回想,我們最大的發現,就是他的矛盾
矛盾在於,他不知道自己有什麼感覺
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
他不知道怎樣對自己比較好,
他不知道該對自己好還是對別人好
他不知道他是不是該知道這些


當別人毫不猶豫地生活,吃飯,睡覺,罵人,哭笑
他杵在原地,腦中分解著自己的舉動意涵,密密麻麻
當別人不顧一切地奔跑,跳躍
他一支腳騰在半空,自忖著該往前還是該往後...


這些可以用"卡住"形容,有點像那老是消化不良的胃
但是,又遠遠地比這兩個字複雜


促使他慢下來的,不只是那要人命的胃病
還有自我快要消逝的那股不對勁

所以,我指導語都唸完了,他還在猶豫要不要照著我的話作
我,他的治療師,他生命中另一個老是給他指令的角色
他非常聽話,偶爾身體化地抗議著,仍舊完成每一步驟
而且,好像也有效


有點明白他為什麼不見了
在他離去之前,他的自我可能已經先不見了
因為我對他說"放心吧!你可以出來了,不用害怕...",一支手仍舊拿著皮鞭



給他空間,是一種涵容
一個人是無法"奉命"去尋找自己的
因為當他接受指令,自己的部分已經不見了


不過,這只是一種假設,或許實際上並非如此
找個機會,再試試看聯絡他
或許他已經找到自己找自己的方式

4 則留言:

Sun 提到...

也說不定他是被陌生的體驗給嚇壞了
或者反而是治療的效果嚇到他了也說不定

Chu-ching 提到...

也都有可能囉!:)

不過 聯絡不上
希望有一天能夠真的問到他的想法
不然 還蠻"矮優"的(台).....

鮮得 提到...

hey 或許自己決定暫時不出現,是他開始為自己作決定,拒絕指導的第一步呀!

有的來談者並沒有療程的概念,或者不需要這樣的概念,急性的情緒被處理到一下之後,就會閃開。

我們只能樂觀想像他會是往好的方向發展,也許關係夠好,有一天會回來。至少這一段時間的工作在他心裡已經留下一些資源和力量。

只是,來談者突然失蹤的感覺,真的蠻唉唷的。

我很好奇他說了比較信任你之後,你的回應是什麼… 只是出於一種練習心態,在想自己要怎麼回應。

Chu-ching 提到...

鮮得你真樂觀:D

我的回應:

臉上微笑,心理暗爽


只記得自己地講了些類似你很努力也做的很好喔,我們繼續來探索看看吧這樣的話

阿不過有個原因忘了說
後來因為颱風連續跟他改了兩次時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降....


不過談六次以來,一直覺得他情緒就不是很穩定,也曾因為心情不好就打電話取消會談了
(就在我告訴他可以誠實表達內在之後...)
可以說他是在一個要嘛很聽話要嘛很反叛的兩極狀態中尋找自我...

或許就像你說的 這段消失的時間
對他來說是一種喘息的空間

愈這樣想就愈想追蹤一下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