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6日 星期日

偏見

接到了相當陌生的大學同學的電話,邀請我去參加同學會


那聲音,陌生到我們彼此都得客氣地寒暄一番,陌生到我連她的樣子,也記不太起來
結束通話,心中只有百分之十的機率出席
卻有百分之百的機率,胡思亂想....

那是一個好遙遠的自己
陌生到我連她的樣子,也記不太起來
那是好固執的一個自己
固執到即使所有的人都在說我固執,還是不願承認
固執到即使孤單得快要乾掉了,還是不願意示弱


那也是好天真又野心勃勃的自己
還沒有細微到可以觀照自我,一顆心被理想灌滿了就出發
不顧別人想法衝衝衝的自己


也曾經因為傷害了人,開始謹言慎行
卻發現太多滿足不了的需求,取悅不了的疏離
因此自陷網羅,寸步難行


就像鐘擺一樣,來來回回
現在速度慢了,擺盪的弧度小了,離中心的平衡近了
每天卻還是在微調,在移動
想是要走到朽壞的那一刻,才會靜止


一路走來,不過七年而已
(先不計入高中以前封閉無腦的黑暗渾沌時期....)
已經改變得,都找不到軌跡了
一回頭,突然自己並不若當初想得那樣無辜
曾經在每個轉捩點張牙舞爪的那些人,也不再那樣面目可憎



受邀是基於一個"同學"的連結,甚至說不上是情份
也好,如果他們不記得我,也就用不著重新認識我了
只是我,試過回去,只是最多剷除了些石子砂礫,卻建不起庭臺樓閣
捕捉到的,滿面風沙而已



話說回來


如果世界上唯一不變的事情,就是變
哪裡來的偏見呢?

如果忽略種族性別年齡等人口統計變項
光時間一項,就叫偏見站不住腳

你認識的人,會不會一晃眼兒功夫,就不一樣了呢?
或者一覺醒來,他想明了,覺悟了,清醒了
你的概念化,是不是也就得跟著調整了呢?


隔夜太誇張,就說幾年吧
今天他不長進,過幾年呢?
他可能長了些歲數,經歷了些事情,吃了些苦頭
到時就要重新衡鑑了吧!


因此,不管他現在有多濫多慘,總還要留點機會
畢竟,自己也是幾年下來,一步步轉過來的
回想到自己以前有多糟,個案改變的可能就有多大

電腦軟體經常都在升級,你的觀點,有沒有更新呢?

1 則留言:

怡君 提到...

好深的文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