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日 星期日

叔本華的眼淚

最近被個案在醫師面前告了一狀,說我不關心她
的確,我有種給不出愛的無力感
只有看小說的力氣

拜讀亞隆「叔本華的眼淚」
再一次讓我驚艷
這裏並不特別針對這本書
它是一本將些許團體治療概念和技巧融合進來,帶點生死學意味的小說
但就著最近的經歷(或者是說無力),分享比較概括性的感受

亞隆的書 總是讓我感受到他對個案一股濃濃的情意
(尤其是「生命的禮物」,一大推~~)

我想怎有人可以有這麼多愛?
但是這種愛,又不像是用伸長了而且顫抖著的雙手,努力去抓取
而是一種底層智慧,相當基礎地理解了人在面對痛苦且掙扎著並且即將摔落的當下,給予一個貼切的持捧

讀著他的書就覺得被懂了,接納了,寬恕了
即便在他的著作裡也俯拾即是種種自戀的味道
他卻是相當優雅地欣賞自己人性的部份
好像聖經裡的保羅也欣賞著背脊上的尖刺,時時在提醒自己畢竟是人不是神


或許就是這種人性,使他的治療歷程如此溫暖而有穿透力
甚至不是一種給予,只是在個案快要陷入人生中不可避免的黑暗時,來自上方一聲輕柔的呼喚

我的耗竭可能是在於疏離與親密,兩者進退之間,燒掉了太多的能量
他卻總是有溫度,包含對個案的惱怒
然後思考著個案的特質是如何地造成了自己關係的困境
他不深陷其中,並且嘗試著在適當的時機,讓個案看見

說到這裡,突然驚嘆著告我狀的個案
是如何地在治療室裡一面表現出柔順和無助,並且在我警覺地避免澆灌全副心力在她陳述的內容,偷偷客觀地分析歷程時,狠狠地記上一筆…
(敏感且帶有一點專制的)

亞隆以睿智和海量,讓自己巧妙避開被榨取的可能
不不,他應該不擔心被榨取,
因為他總是提供關係而不期待回應,只有預期
預期個案會以某種過去的模式重演生活中的關係
然後,反映

據說他並不反對給個案擁抱
我光想到就發毛
結果,我的客觀反倒變成了一種阻礙
回想這客觀,到底是在保護誰呢?

看小說中的菲利浦,居然有一點熟悉的感覺,
現在到不像他,卻也是自己過去曾經追逐過的影子,
工作坊哭過以後,生活中好像有點不一樣了
說不上來,只覺得這書名取得好

2 則留言:

M80 提到...

嗚~我老是想看,卻都沒看。欠報告的人生,讓人總是不敢看~~~~唉啊啊我是不是注定要等到畢業之後才會有心情看啦~~T+++T

Sun 提到...

我好像是蹲廁所或在床頭把他看完的喔
呵呵

每當回想這本書
就想到最後潘蜜和非立普說
:我本來可以很愛你的!
每次想到就覺得有點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