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3日 星期五

一段關係的結束,意味著自我旅程的開始!

這種感覺是什麼呢?心好像空了一塊,吹著冷冷的風,
又好像是心頭壓著一塊大石,非得用力呼吸才能吸到微薄的空氣,
其實已經不知道面對這種情境多少次了,
但是每一次還是會那麼空虛那麼痛,都像是第一次經歷一樣。
而今天卻是特別難受,也許是治療之前玩得太開心的緣故吧!
因為心情是從天堂直線墜入谷底的,所以反差特別強烈吧!

我們之間的關係大概快要滿一年了,對方是個五歲的小孩。



治療關係是一種很特別的關係,
不是像親子之間那種命中註定、一生牽絆,
也不是像情侶之間那種相依相偎、情意繾綣,
更不是像朋友那樣的肝膽相照,或同事那樣的君子之交,
而是一種……嗯,怎麼形容呢?
因為兩個人一開始就是在交心,從透明澄澈的心出發的,
不是說個案完全沒有防衛或是完全奉獻,而是說在那個特別的時刻裡,
治療師去深刻體會對方以及自己此時此刻的感受,
個案的痛苦、悲傷、怨恨、嫉妒、生氣、歡喜、…,以及太多太多複雜的情感,

如果治療師的心思全空了出來,完全留給對方的時候,
那幾乎是會直接感受到的,可能有七八分,或者更多;
接著治療師回饋給個案,做出治療介入,在某種程度上個案心領神會了,
便有種被瞭解的感動,會因此更放心地與治療師分享心情,
姑且不論治療技巧,那不是我現在想講的重點,而是治療關係本身,
那樣全然被接納與被瞭解的關係本身就是一種治療了!這是對個案而言。

對治療師又何嘗不是一種特別的關係呢?
畢竟每週有那麼一個時段,又維持了很長一段時間,自己的心思可是完全屬於某個人的呢!
就算你說它就像墜入愛河一樣也不為過呢!
而且哪裡還有比個案本身對治療師而言更棒的老師呢?
但是,治療關係的目標,就是有一天可以剪斷這個關係,讓個案長出自己的翅膀,放心去飛~
這界線很難拿準吧!如果治療師本身的關係議題沒有處理好的話~
一不小心太過緊密,就會像父母無法放開子女一樣時時關照擔心,
或者太過疏離,就可能無法深入個案內心,兩人只停留在做表面功夫的層次~
或者就像我現在這樣,不斷告訴自己、也告訴個案,
雖然分離很痛苦,但我們都知道個案豐潤的羽毛已經長成,或者有些自己的力量在萌芽,
而我們也都知道,彼此將僅記共處的時刻,以及其中的獲得,也是時候讓個案去試著飛翔了!
然後在正式結束關係以前,因為沒有正視這件事,可能一點感覺也沒有,或者只有一點小小不捨,
而在分離真正臨在眼前的那一刻,才真正感覺我真的就要「失去」一段對我和對個案而言都很重要的關係了!
然後有時候我強忍得住,有時候就會像今天一樣差點露了餡……
個案仰頭望著我,只說了「老師…」然後什麼也沒說的垂下眼,
我看到了他眼裡的不捨,我想我眼裡的不捨他也看到了,而且我發現我的話語竟然在顫抖~

然後因為個案的遊戲中不斷呈現送禮物、講心事、感謝、與分享的議題,
我早已預料到可能會有送禮物這件事,該不該收呢?我猶豫了一下~
但是,總覺得好像個案必須藉由這樣的方式,才能好好的跟我說再見一樣(亦或者只是我的投射?)
我沒說什麼,微笑的收下了;看個案大鬆了一口氣,我也寬了心,
至於治療師收送禮物的藝術,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啦!

1 則留言:

avhacker 提到...

我在振興醫院看到有個牌子,上面寫著大大的八個字:「本院員工 嚴拒紅包」。底下還有一行小字寫著:「捐款電話:xxxxxxxx」,蠻有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