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7日 星期四



"我覺得,台灣人很無情"


因為這句話,我結束了長達半年多的晤談



最近幾天,他的影子就像鬼魅一般,在我稍作停歇的時候竄了出來
偶爾無法再逃避的時候
看到的,是心裡頭的傷


雖然知道,不過又是憂鬱發作敵意上升的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卻也想到,為這些老個案,自己承受了許多業務累積的壓力,甚至利用下班時間
面對她 無不是想盡辦法,掏心掏肺...



我無法抽離,難以客觀
感到氣不太順,我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


關於他的文章也寫了不少了
為什麼曾經令我感動的東西,現在卻成了飄渺 微涼的回憶?


加上外頭的天暗了 蕭瑟了
總有一股抹不掉 淡淡的哀傷


當我想著大體上怎樣才算好,關於界線怎麼樣釐清才是雙贏,不會導致這樣的結果
照見光陰又在自己的臉上,刻下了細細的 痕

4 則留言:

Sun 提到...

照顧自己是好事
凡事都會有他最好的安排...

M80 提到...

那只是代表妳需要稍微休息一下了。
使力與使力之間,需要句子裡頭的逗點。
逗點不是空格,畫著逗點的那些時間,就鬆鬆地慢慢地輕輕想一想:)

Chu-ching 提到...

真是需要"慢慢地輕輕"哩....

avhacker 提到...

無情...
http://tw.myblog.yahoo.com/amitofo-8/article?mid=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