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5日 星期二

心痛

前幾天在辦公室正在準備等一下要接案
突然聽到外頭一陣爭吵聲
日間病房有學員在吵架
零星的聽見一個女生生氣的大聲爭辯著
和工作人員制止的聲音
一下子 警報器就響了
工作人員蜂擁而上 我有些遲疑但是還是過去了
遠遠可以看到六七個工作人員將學員架著
學員哀嚎著 掙扎著
有人在一旁厲聲的要學員冷靜下來
有人喊著趕快來幫忙作約束
於是有人去推約束床來
個案好害怕 嚎哭掙扎著 吼叫著
幾個人一起將他用力壓在地上
"ㄎ"一聲 個案頭敲到地了 我心也痛了起來
個案沒辦法掙扎了 被壓在地上絕望的大聲抽泣著
胸口急促的起伏著
地上一定很冷吧 頭會不會痛呢?
大家還是合力將個案台上床 手綁在床上
個案繼續虛弱的掙扎哭泣著
我知道這是程序 但還是非常的難過 不忍心再繼續呆在那裡 忍著淚快速的回到辦公室撫平心情

記得以前跟過督導的團體
一個成員就在團體裡發狂了 吼叫著
還記得督導過去拉著她 還被她很狠的揮了幾下
然後我們抓著他的手不讓他揮到自己和別人
試著讓他坐下
然後我溫柔的安撫和按摩她的背
督導開始溫和的和她細說著當下她在哪裡 怎麼過來
帶他看每一個人 陪伴他安靜下來
於是他慢慢的不顫抖了 慢慢的 臉部線條溫和了起來
然後有點恍惚但是平靜的離開
那天晚上的愛和溫柔 是那樣讓人動容
顛覆了我對待急性發病的病人的態度

所以看到日間病房學員被壓在地上的那一刻
從他眼裡看見的絕望 和害怕 格外讓我痛心
好像我沒辦法只當他是一個作業程序
好像很容易想到 若我是她的話............

3 則留言:

耿良 提到...

記得我最菜的時候是在玉里,開晨會時聽到玻璃破的聲音;男生全被主任吼了進去,同時也包括我在內。
原來是有個急性病人拿了燈管在亂甩,讓我想到星際大戰裡絕地武士的光劍,很帥的那種…
我記得裡面的路克原是藍色的,到決戰時是綠色的,跟他的原力程度有關…
督導看著我,你在想什麼,小心被打到!
沒多久,病人的光劍被奪走,同時五花大綁的進了保護室,短效針上了三支…
我頭一回看到後,真覺得很納悶,這樣子是有用的嗎?如果這樣子就叫病房,好像是在加壞病人的症狀吧!
等他平靜了就船過水無痕嗎?
再加重幾顆藥就了事?
真是如此,難怪污名化、機構化這麼嚴重。

Chu-ching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Chu-ching 提到...

光劍咧XD

我們這裡的病人還沒發到飆就被打鎮定劑了...

溫柔地按摩喔...蠻好的
或許也可以唱歌給他聽

(想到理書說旦旦發飆的時候...很有意思)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lishu/3/1311277
071/20081124092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