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1日 星期六

過度認同?

治療作了三個小時 我都要吐了......


三個小時?三個小時?怎麼會又作了三個小時?
之前曾經作一個三個小時頭暈想吐臉色發白快去掉半條命以後 我就下定決心不再幹同樣的蠢事
破壞規則以後瞬間變成憂鬱症患者重複反芻:

為什麼會這樣?
是我的問題嗎?
是個案的問題?
是我和個案太麻吉了?
怎麼會這樣過度認同?

是的 過度認同
這是我上一次反芻自己為何會作三個小時的結果
並且準備套用在日後每一個讓我有同樣衝動的個案身上
事實證明 反芻果然除了造成心情低落外並沒有避免自毀行為再次出現的效果

但 為什麼是她?


四個月前的個案浮現腦海....
看起來除了過度警覺 憤世嫉俗 戲劇化情緒起伏之外並無太大異樣(當時的確是這麼想的)
並且相信她說的自己真的還好 沒事 只是比較累而已
給了聯絡資料以後就放她走了
再到醫院來就是躺在急診的病床上 沒了血色 沒了氣息....

然後每次拉開抽屜看到一疊她的資料 心理總是一涼 下意識抽起塞在裡頭最陰暗的角落
甚至希望有一天它會自己消失
然而那種心涼的感覺並沒有因此消失 反而開始擴散
擴散到日後每一個PTSD個案的身上


當她以同樣誇張的語調形容生活中看似無關緊要的小事時
有股微微的恐懼 在我心理聚集

就是太輕忽了這種災難化機制對個案造成的威脅和困擾
於是沒有去理解那種自己生活週遭隨時充斥危險的恐慌和不安
像她週遭所有的親朋好友一樣"阿~~這有什麼~~不要想太多啦!"
然後個案來到這裡 一路上還喃喃唸著:對這沒什麼是我想太多了對這沒什麼是我想太多了
但是又忍不住覺得這是個可怕的冷漠的妖氣沖天的世界...


想到這裡 我的恐懼化成一陣陣 深深的嘆息


"嗯 真的很恐怖厚~~"
一邊點著頭一邊想像著個案彷彿處在星際大戰的電影場景裡頭
在一片混亂當中驚恐地閃躲墜地的火光和四散的流彈...


或許我真有點矯枉過正
但真的真的很不希望再有個案因為不被了解又求助無門 面無血色地躺在醫院冰冷的太平間裡

3 則留言:

Sun 提到...

DEAR 人的生死是上帝決定的 個案的痛苦像是聚寶盆 你承接下他的痛苦後 他又會自動源源不絕的生出來 因此治療師定時定量服用才能避免自己消化不良喔 若不舒服 吐在這裡我也可以幫你接一點....^^

M80 提到...

三小時...@@ㄟ系ㄟ系...!
一開始我做過兩小時半的...已經快吐血了。
然後我會覺得,其實談得過久時,效益其實並無法增多,而且還會讓個案記憶變得定錨不到重點::@@::

呵呵,會不會是因為還不夠抽離和客觀,所以會過度認同呢?

讀這篇...我心有戚戚焉,就因為我現在心裡也多了個陰霾。更加能夠想像,唉V妳那更加重度的陰霾...。(給妳秀秀~摸摸頭)

Chu-ching 提到...

to sun: 哀 是ㄚ 一直覺得工作量也沒很大
可能就是吃太多無形的暗物質才會胃發炎阿~~

聽m80這樣一說我覺得
看是怎樣的個案的確是,很重要
治療就難在客觀和靠近上還如何拿捏得宜
希望這陰霾可以成為某種成長性的東西

首先是要克服陰霾
然後覺察陰霾帶給自己什麼樣的影響
然後不僅要記取教訓還要避免一些不良的影響....
唉唷我胃又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