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3日 星期二

治療自己

個案離開後, 我覺得好焦慮

為什麼呢?感到一股莫名的灼熱感在胸口燃燒著
講話結巴,肩膀緊繃,連呼吸都變得好不順暢.....
告訴自己"會過去的",一邊盯著眼前的電腦螢幕打報告
焦慮感卻揮之不去,眼見就要變成煩人的怒意了....

我閉上眼睛
誠實地面對自己的心:

"XXX,你這沒用的傢伙!!你讓個案失望地回去了"
"妳沒有達到他理想中的治療師,妳是遜腳...."

任憑這些內在聲音轟炸一番後,我呼喚理智的自己:
用很溫柔的聲音說
"XX,你是個有限制的治療師"
"妳讓個案失望,但個案要學習的就是接受失望,以及接受別人的失望"
"有限制,更接近真實,順便打破妳自己或個案的完美主義"
"接受限制,你們就會好了"

然後我睜開眼睛,焦慮的感覺一掃而空
現在,我覺得很有趣

當然,這是認知治療
但除此之外,我感受到了內心的黑暗,脆弱,和恐懼
我把它們找出來,面對了,也釋放了
現在我不覺得它們很可怕,這些都是老朋友
然後理智的聲音就會拍拍老朋友的肩膀:好了好了,休息一下吧...
然後,歸於平靜

雖然我不知道鼓勵個案這樣作,是否也能降低他的焦慮
我看到我們共同擁有的完美主義,為超越自卑而產生的優越
正視恐懼,可能是第一步
逃避脆弱並不會使人堅強
與真實的自己結合,才會更有力量

1 則留言:

M80 提到...

逃避脆弱並不是使人堅強,
與真實的自己結合,才會更有力量

我好喜歡這兩句話:D